首页 新闻 图片 视频 报纸 广播 RSS
首页 > 新闻 > 综合新闻 > 正文

土木结构一代宗师风范长存

——追忆大连理工大学赵国藩院士

作者:吕东光 来源:宣传部 新闻中心 时间:2017-02-21 10:17

中国共产党党员、九三学社社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结构工程专家、大连理工大学建设工程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赵国藩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2月1日4时30分逝世,享年93岁。

天地同哀悼逝者,翠柏素菊慰英灵

2月5日,春雨含泪,大地悲恸。大连市殡仪馆特大厅,赵国藩院士的遗像悬挂在大厅正上方,那和蔼可亲、慈祥如初的暖心微笑,仿佛在与送行的人作别,也永远定格在深深怀念他的、为之奋斗60余载的这片热土地上。当赵国藩院士的灵柩被缓缓推出,天地同哀!痛惜失去一位忠于党、忠于祖国,自觉传承发扬红色基因,将全部心血奉献给了我国土木水利工程事业,为我国科教事业发展和人才培养做出了卓越贡献的著名学者、工程专家。

赵国藩院士逝世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表示哀悼,向家属表示慰问;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张德江、刘云山、张高丽,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延东、孙春兰、赵乐际,以及胡锦涛、温家宝、吴官正、李长春、杨晶等领导同志分别致电或送来花圈表示哀悼。

吊唁的队伍中,有各级领导,部分离任老领导,各兄弟高校代表等各界人士。赵国藩院士的许多学生,从全国各地赶来与恩师道别。先生遗风山高水长,像一座丰碑,将永远树立在他们的心坎里;像一抹印记,已深深镌刻在他们的脑海中。缅怀中,感恩之情娓娓道来。

学术建树卓著功勋典范后人

在国内从事工程结构可靠度及钢筋混凝土结构研究中,有“南丁北赵”一说,赵国藩院士在国内有着极高的学术威望。

“先生水平高、贡献大、影响大”,“我是慕名而来”,河南工程学院的校长高丹盈说:上世纪70年代,一本赵国藩院士参编的教材《水工钢筋混凝土结构学》以及他提出的少筋混凝土结构,让这位郑州工学院的硕士生心生仰慕,如愿成为赵国藩院士的博士。同样,现为北京建筑大学校长的张爱林,硕士时在书店被赵国藩院士的《工程结构可靠度》吸引,后来跟随赵国藩院士做博士后。

赵国藩院士是土木工程结构可靠性研究的奠基人之一,学术建树丰硕,功勋卓著。在20世纪60年代,在国内首次提出用一次二阶矩法计算安全系数,提出了结构可靠度计算的实用解析法及荷载、抗力统计模式,在学术界颇具影响,被世界所公认。解决了以往靠经验靠人为判断结构可靠度的不科学和工程建设不安全、不经济问题。

裂缝问题是钢筋混凝土结构中最重要、也是最大的问题,赵国藩院士提出了裂缝控制计算方法、混凝土断裂韧度的概率分布模型和混凝土构件裂缝失稳扩展计算方法。赵国藩院士在混凝土静、动力学研究,高强混凝土抗震设计研究等方面都有学术建树。

赵国藩院士是我国钢纤维混凝土研究的开创者,他从断裂力学原理出发,将用于解释钢纤维对混凝土增强的复合力学理论、纤维间距理论,这两个国际上长期争论、一直没有统一的理论统一了起来,为中国乃至世界工程结构研究作出了贡献。

服务国家需求率先垂范无私奉献铸师魂

为了推动结构可靠度理论的工程应用,服务国家经济建设,赵国藩院士一马当先。他积极为我国水利水电、港工、建筑、桥梁等专业主编或合编了7本工程结构标准和规范。先后承担7项国家“七五”、“八五”、“九五”重大工程关键技术中的10项攻关子题。高丹盈说:“赵老师的科研没有停留在理论上,而是将理论应用到工程上。我读书那会儿,赵老师经常带着我们深入到工地、企业,推广他的理论和方法,指导工程建设。”长江学者、浙江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徐世烺当时作为团队骨干,参加了贵州东风拱坝项目中的科研攻关课题(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在赵国藩院士的言传身教中得以快速成长。

“科学研究要服务国家重大需求和工程应用,赵老师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就是按照他的思想在搞科研,也是按照他的思想在教育和影响着我们的学生。”赵国藩院士率领学生团队参与了当时土木工程领域里唯一一项国家基础性研究重大项目计划(攀登计划)《重大工程结构可靠性与耐久性基础研究》,张爱林是成员之一。后来张爱林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创新了大跨度预应力钢结构体系,提出了新的设计理论和方法,科研成果成功应用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羽毛球比赛场馆等多项重大工程中,获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德高如馨流芳百世,为人师表高洁风范立千秋

赵国藩院士带领大连理工大学结构工程专业成为中国首批硕士点,并于1984年创建博士点。60多年来,他培养了87名硕士研究生、75名博士研究生及10名博士后,可谓桃李满天下。赵国藩院士学术贡献卓越,但为人谦和、平易近人。他高尚的学术品格和为人风范,赢得了学生的敬仰和爱戴,深受各界人士广泛赞誉,被誉为一代宗师。

高丹盈至今还能记住先生的教诲:“做学问首先要做好人,要做好人首先要向别人学习,要学到别人的东西首先要谦和。”张爱林说:“我读博士后时赵老师已经70岁,学生的论文他一行一行看,手把手教,不厌其烦地改,一丝不苟。从他那里我学到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做事。”赵国藩院士1949年成为中国共产党地下党员,党性修养与组织原则强,只要是人在学校、身体允许,从没有缺席过一次民主生活会。

大连理工大学建筑工程学部副部长吴智敏说:“赵老师生活简朴,除了一件蓝色中山装,再没有像样的衣服。他对生活要求极低,午餐是夫人准备的饭盒,在微波炉上一加热,可以工作一整天。”徐世烺说:“赵老师善于把握学科发展新动向,善于抓住新亮点。他非常勤奋,60多岁还在自己写论文,推公式。他爱惜人才,唯才是举;鼓励我开辟与他的研究方向不同的新方向,并给以大力支持。”张爱林说:“赵老师对帮助过他的人,感恩不忘。在我们研究不确定性问题时,赵老师向数学学院的唐老师请教了新的概率论、统计论理论问题,对此,赵老师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真诚致谢。他曾说:‘饮水,必须思源。’

高洁风范,余荫泽后。一代宗师虽故去,但明德永存,激励后人无数;学生们对赵国藩院士的无尽怀念如那天的绵绵春雨,思念感怀情意切切,伴先生安笑九泉。(《中国科学报》 2017年2月21日 6版)

责任编辑:姜雪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推荐视频

焦点图片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