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图片 视频 报纸 广播 RSS
首页 > 新闻 > 菁菁校园 > 正文

【寒假日记】赴新疆寻访大工校友 传承大工红色基因

作者:李特 来源:建设工程学部 时间:2017-02-28 11:17

为了追寻大工“红色记忆”的历史脉络、感悟大工“红色摇篮”的家国情怀、提升青年一辈作为“红色筑梦人”的使命担当,建设工程学部赴新疆寒假实践团一行5人(一名老师、四名学生)于2017年2月12日-13日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的张璐、杨福昌、梁春兰、解尔庸、关峰、龚晓锐进行了专访。本次实践让队员了解了老一辈大工人在新疆艰苦奋斗发展建设的经历、中年一代大工人在新疆的创业经历、感受到了大工人在党和国家建设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更明确了作为新一代大工人的使命担当。

2月12日,得知实践团队的到来,水利厅的张璐副处长(84届)特意邀请了水利厅的解尔庸副厅长(60届)、设计院的杨福昌院长和粱春兰总工程师(59届),三位大工老校友一同,在张处家中迎接了大工年轻的师生。三代大工人,在距大工3000千米外的新疆乌鲁木齐,欢聚一堂。早晨12:00至下午19:00,温馨的交流,动情的分享,精神的传承。一个个故事中,讲述了大工人的独家记忆、记录了新疆水利事业的发展历史、写下了大工人建设祖国边疆的动人故事。

历史自觉,为新疆建设奉献一生

大工在1959年是全国两个仅有的开设水利专业的学校(大工、清华)。杨院长和梁工是大工第一批水利专业毕业生,他们一毕业,便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建设新疆的队伍。乌鲁木齐到大连的直线距离,是2800千米,乘坐飞机直达,时间也超过4小时,58年前的交通和今天不可同日而语,当时的交通十分不便,而当时疆内的交通更是路途艰难。记得90年代初,疆内百公里的路途经需要走7-8个小时。老校友们曾经走过的那一段段颠簸的路途,又怎是一两日能结束的?这一段在新疆建设的路途一晃便是几十年。毕业号召,建设新疆,一腔热血,几十年如一日,这一生就奉献给了新疆。杨院、梁工是同学,毕业那年,便一同决定把支援新疆建设作为第一志愿。自毕业起,杨院和梁工便远离东北老家,来到新疆这片待开发的土地工作、生活。如今,老校友的子女们也都留在了新疆。生活和工作条件的艰苦老校友们总是一语带过,可说到新疆的水利事业,两位校友总是有说不完的故事。83岁的梁工说,作为一名水利人,一名大工人,参加了新疆大大小小的水利工程,对工作的执着和付出,是无悔的!更是自信的!这是一名杰出工程师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年轻一代工程师们的价值追求。

政治自觉,坚定不移跟党走

新疆的环境比内地艰苦,但是走过山山水水、走过新疆的每一个县的解厅并不感觉到苦,他也和杨院、梁工一样,为新疆的建设贡献了一生。解厅对团队成员说:“虽然新疆的生活水平不如内地的发达省份,新疆是欠发达地区,新疆文化也不如内地,当时工资也是最低的,但是我不去和他们比,要是比的话就比贡献。如果中国人都没有贡献精神,那我们这块土地怎么办?自从49年新疆解放以后,很多八路军战士来到新疆,让一块荒无人烟的土地变成如今瓜果飘香的美丽的新疆,他们艰苦奋斗的精神,应该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要继承他们的传统。祖国大地处处埋忠骨,所以等我们去世后,我们的骨头也要留在新疆。我的老师和同学,都给我来信,问我后不后悔来到新疆,我说既然是响应党的号召来到新疆,我无怨无悔!人会老,但我们的心没老;我们虽然退休了,但颜色没有褪去,永远是红色!母校教育我们,心里要永远向着党,跟着党走,这是我们终身的道路。”

文化自觉,团结统一热爱奋斗

在全国各个省份中,新疆是包含民族最多的省份。北京市有56个民族的同胞,而新疆有47个。新疆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作为大工人,新疆的老校友们更是在新疆建设了一生,奉献了一生,与各民族团结生活了一生。张璐处长在谈话中说到,走在新疆的大街小巷,能够感受到这里多元的文化,也许正是生活在这样多元的环境中,我更能感受到我是一名中国人的原因。新疆是中国的一部分,永不分割。在给大工的寄语中张处也提到,大工能够成长为中国一流的大学,不是靠嘴上说说,而是靠我们的硬实力,靠我们校友,靠我们每一个人!

党性自觉,建设家乡兴校强国

2月13日,实践团队继续采访了新疆政协办公厅的关峰主任,在与关主任的交流中,重点探讨了大学毕业生回新疆的就业情况。关主任提醒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们要有自己的目标、发挥自己的长处、找到自己发挥价值的地方。对于要不要回新疆,关主任建议大学生们自己听从自己的选择、听从能力和素质的选择。如果能够发挥自己的作用、发挥自己的实力、在合适的平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能,在任何地方都能关心新疆、发展新疆。

13日下午采访团队来到了新疆中小企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作为大工年度杰出校友人物的龚晓锐,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把学校和企业的优势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学校的科研能力,努力把学校科研实力投入到企业的生产中,将更好的技术、更快的服务与企业发展相结合,更好的造福于社会。在与龚总的交流中,团队成员意识到资源整合的重要作用,也看到了龚总的大局观念。作为新疆中小企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一把手、作为大连理工大学新疆研究院的落户单位、大工新疆校友会秘书长,龚总用实干和努力,承担起了兴校强国的使命。新疆拥有中国多个世界顶尖的实业企业,包含化工、电力、能源等方面,未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大工更应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发挥大工人的重要作用,用长征运载火箭精神,担当更多强国使命。

附专访实录(节选)

梁春兰:“我和他(杨院长)同年入学,还是同班同学。我们59年毕业的时候,该分配的都分配完了,然后来了一个任务,说是要分配新疆,然后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说新疆比较艰苦,要招四个人,让大家自愿。当时报志愿的场合就像在参军,大家都表决心,小会上表,大会上表。就是一定要支援边疆建设,要到新疆去,最后百分之八九十都填了第一志愿,之后学校就进行了筛选,就说要到新疆的人必须要学习要好,思想要好,要是团员以上的,当时党员很少,我们班只有一个党员。去了新疆不能“跑调”,要紧跟党走。去新疆是工作的,有独立工作能力,能把工作拿下来,所以做了这个动员以后,学校就选了两对,我和他(杨院长)毕业后也确定关系了。

我们路上条件很艰苦,一天就一盆水。之后坐汽车到了哈密,天气挺好的,还挺热的,见了哈密瓜我们高兴的吃,到了晚上以后,就睡到一个大席棚子里,我们睡到半夜冻得睡不着觉,然后他(杨院长)身体好就围着大棚子跑,我们两个女的就冻得在那缩着,后来在汽车行李架上把行李拿出来,拿些厚衣服穿上,后来从奇台那边过来。当时来的时候路上还是挺苦的。到了乌鲁木齐以后,根本不是像学校说的那样(学校说,女同志必须住楼上,这里的人野蛮)。这都是全国各地分来的大中专学生,在一起玩,工作起来也很好配合,我们这批人工作都挺认真的,大家互相帮助。虽然苦一些,但是生活也很有意思。”

杨福昌:“我们上学那时候,助学金分三等,一等三块,二等两块,三等一块,那时候哪有钱,苹果园苹果一两分钱一斤。所以我们说没有共产党上不起大学,那时候很穷的。高中时候伙食费8.5,吃的什么?是一周吃两顿大米饭,其余就是花生米,就这么过来的。一到大工以后,伙食费13.5,就和到了天堂一样,天天细粮。那时学生挺苦的,就是三点一线,宿舍,食堂,教室。那个时候就是礼拜天休息,其余时间我们都在学习,就礼拜天也经常忙作业。我们是第一批分配去新疆,当时关于新疆,我们是啥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服从分配,跟着党走。”

解尔庸:“当年去额尔齐斯河出差,当年出差做工程和现在不一样,当年去的时候都是和当地的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老乡吃什么我们就跟着吃什么,住在老乡的土房子,睡在土炕上,那都是很不错的了。如果这个都没有,那就睡地窝子,搭帐篷。早中晚都是糊糊,咸菜。天天都是这样。

我们都是响应党的号召到新疆来,所以我们都积极报名,建设新疆。新疆的环境十分艰苦,当时新疆沙尘暴说来就来,一刮风,棉花就干了。白天可以看不见人。当时工地上几个月才放一次电影,能看一次电影都是很奢华的。年轻时出差能坐上一个大卡车,走上6天或者9天都是很奢华的。下乡有个毛驴就很不错了。往往借老乡的一个毛驴走上十几公里,到各个地方去调查,就是这样过来的。但是我们并不感觉的苦,几十年来我们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我们为新疆的建设尽到了我们一份心力,我们无怨无悔。可以这样说,我们为新疆贡献了青春,也贡献了一生,到现在也贡献了子孙。我的儿子也留在新疆,为新疆的水利事业做贡献。

张璐:“我是84年毕业,从大工毕业30年了,每次做梦更多是梦到同学,在学校的日子很纯真,很实在,那种感情是永远割舍不掉的。大连是第二故乡,喜欢大连当时那种安静,那是上学的大连。当年我们去黑石礁,去捡海虹,去捞海带,回到学校煮汤下面条,很美的回忆。我们的思想奠基于大工,大工教我们的是什么,是一种严谨,不愧大工是共产党创办的学校,对于我们来讲,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是我们学校教给我们的东西。咱们学校考试很严,但是学校没有虚分,是实打实的,即使是60分,也是有含金量的,在工作中也是很受用的。主楼门前毛主席的雕像,激励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激励我们这一代,建设新疆,即使在新疆建设的工作中,遇到困难,也不低头,不愧对学校,不愧对祖国对我们的期望。”

关峰:“大连工学院是共产党建立的第一所培养人才的综合性大学,是在解放之后,在东北建立的理工科人才培养基地,红色基因不管在什么时代,在大连工学院发展的历史记忆中还是有所存在的,每次回学校参加毕业活动之类的,也是有所感悟的。我做毕业生分配工作的,做了17年,所以中国有名的院校我都有了解过,所以在这方面我也是有所比较有所感觉,虽然我从大连工学院毕业30年,但现在回母校还是能看到那个痕迹。红色基因传统是大连工学院一直在坚持,大工为党培养人才,不忘初心。第二个就是大连工学院的学生从这个专业精神,吃苦精神,承担重任的这个担当能力还是有所体现,像是我是86年毕业,可以说在我的机械行业,承担重任的很多都是我们大连工学院的学生,从技术人员也好,管理人员也好。我们毕业都30年了,在同学聚会的时候,还在讲对社会如何贡献,对母校的感恩,对周围同事们的帮助,我觉得这个还是有所体现的。第三个就是在学校至今的学科发展中承担着国家较为繁重项目的课题和任务,有些其他院校不愿意承担的,我们也在承担,而且对国家政策的支持,比如说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支持,对新疆边疆少数名族的支持,“一路一带”的建设,方方面面,还是能够出成绩,也能让交代的国家部门放心,这个方面体现,就是说红色基因,仍然存在,一脉相承。”

龚晓锐:“1985年-1990年,我就读于大连理工大学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我深切感受到新疆当地企业研发能力的不足,结合学校及家乡的实际情况,后来促成了新疆-大连理工大学校企合作委员会,用来推广母校科技成果,提升当地技术水平,为科技援疆贡献一己之力。这几年我们抢抓“一带一路”重要战略契机,围绕新疆地区产业特色和企业需求,成立了新疆中小企业科技服务公司,谋划一批先进科技成果,助推企业创新和产业升级,发挥学校人才优势,参与新疆科技创新体系建设。为学校在新疆的校企项目合作、科技成果转化、继续教育、校友工作建设与发展等方面做出贡献。我们公司的理念就是将大工先进的科学技术,好的项目引进到新疆企业,加快新疆企业的专业结构的转变,让高科技成为新疆企业发展的不竭源泉。对于如今高校的毕业生,我觉得你们应该具有灵活的思维,不应只局限于自己所学专业,能够将不同技术组合在一起,具有跨专业,跨领域的思维方式。”

责任编辑:姚璐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推荐视频

焦点图片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