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大工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大工 >> 媒体大工 >> 正文

【大连日报】在“中国奥运第一人”工作过的地方 —— 青春沸腾体育正在改变校园

时间:2020-11-12   来源:大连日报      责任编辑:于舒雯

/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谢小芳 /

[核心提示]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要求中小学校要客观记录学生日常体育参与情况和体质健康监测结果。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方式和计分办法,形成激励学生加强体育锻炼的有效机制。加强大学生体育评价,探索在高等教育所有阶段开设体育课程。随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提出要不断深化教学改革,开齐开足上好体育课。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学校严格按照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开齐开足上好体育课。鼓励基础教育阶段学校每天开设1节体育课。高等教育阶段学校要将体育纳入人才培养方案,学生体质健康达标、修满体育学分方可毕业。鼓励高校和科研院所将体育课程纳入研究生教育公共课程体系。

“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不再是一句口号。

对体育的重视,从未这样迫切;关于体育教学的改革,从未这样具体。

大连高校体育课改早已领先全国

其实,国家出台这样的改革方案前,大连高校已经先行一步。

和往年不同,2020年大连理工大学《大学生手册》上多了一条这样的信息:大一新生第一学期需要进行体育分级选课,体育课也由原来的128学时增加至160学时。

为强化在校生的身体素质,大连理工大学于2020年5月便制定了体育课改方案:在大一至大四全学段开设体育课。大一到大三是必修课;大四增设体育选修课。课程改革后的学习分三个阶段,大一强化基础阶段、大二专项学习阶段、大三运动竞赛阶段。每一个阶段都含有不同类型的课程,实行每学期选课。学生可根据自己的身体素质、需求和兴趣选学相应的课程,要求每学期必修一门体育课。

大连理工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院长李芃松告诉记者:“大学体育课四年一贯制,目的是逐步提升学生的体质健康水平。”他说,高校体育工作目标是培养终身体育运动技能,要求学生在大学阶段掌握1~2项专项运动技能。但这些年,大学的体育课大部分时间用来补课,补本来应在基础教育阶段达成的基本运动技能和身体素质。“每年只有30%左右的新生体能能够达到直接进入大学阶段体育专项课学习的要求。”那些被占用的体育课,进了大学,终究是要找回来的。

大工体育与健康学院经过多次论证,提出从2020级新生起,实施大一至大三连续三年修读体育必修课、试行体育分级选课。新生入学先进行身体素质摸底测试,今年要通过立定跳远、引体向上(男)、仰卧起坐(女)或掷实心球等项目的过关考评。学生达到专项班基础要求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和兴趣选学相应专项课。未达到基础要求的学生限选体能课,经过科学系统的体能课学习与课外体育锻炼,全面提升体质健康水平,再次考核合格后,可以在下一学期选择专项课。

该校体育与健康学院副院长孟昭莉告诉记者,课改后的教学实践注重以学生为中心,兼顾学生身体素质和需求。同时,学院制定了课余锻炼管理办法,试行全员参与、每周2~3次的课余锻炼,将学生课余锻炼纳入体育课评价中,增加学时的同时扩充体育教学内涵,逐步建立起“运动健康知识+基本运动技能+专项运动技能”的高校体育教学模式。

增加了的体育课,学生怎么看?记者了解到,初中、高中阶段被占用的体育课影响的只是他们的体质健康,学生对运动的热情和向往却远远超乎了家长的想象。

那些大学校园里的SUPER STAR

要问大学校园里哪里人气最旺?一个是图书馆,另一个就是体育馆。而能吸引全校师生围观,引发全场女生忘情尖叫的,一定是某个比赛现场,那些校园里的“流川枫”“刘翔”“孙杨”……课余时间,叱咤运动场、热血无敌的他们,成了大学校园里最靓的那个仔。

陈军儒在大工游泳馆被教练高峰杉发现后招入麾下。从大一时起,50米仰泳、100米仰泳、200米仰泳、200米混合泳、400米混合泳……他成了全国大学生游泳锦标赛和中国大学生阳光体育游泳比赛冠军领奖台的常客。

运动天赋极好的陈军儒,高中时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高考时600多分考入大连理工大学。1.85米的个子,外加运动员自带的美感,在人来人往的大学校园里总是那样夺目。

只是因为在操场上多看了一眼,从此便迷上了极限飞盘……大一的某个清晨,大连理工能动涡轮机专业的叶志旋被操场上一个正在打盘、争盘的身影迷住了:还有这样的运动?那个帅气的人就是林孝彩,大工极限飞盘校队蓝精灵队的核心人物。叶志旋通过选拔,顺利进入蓝精灵队。

从最初的好玩,到如今的固定时间接受正规训练,极限飞盘成了他大学生活一项重要内容。“高空争盘时滞空的感觉,飞扑接盘时在空中接到盘、打出一个完美弧线时的感觉……都让我着迷,特别是飞盘前的极限这两个字对我更有吸引力,需要你要不停地去追、不停地争。”叶志旋说,这样的体验是自己之前从未经历过的。

大工蓝精灵队于2019年站到全国大学生极限飞盘大赛的最高领奖台。叶志旋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时代,他被队友们封为“叶神”。

“比赛场,打出制胜分那一瞬间带来的喜悦,所有的付出,都值!在一个个高强度对抗赛中,跟一个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过招,攀过一道道山峰,就是这种感觉吧?”身高1.93米的张书领称,自己天生就喜欢挑战。

张书领,从初中起练习网球。省运会、大运会,各种奖牌一路拿到手软。手握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的他,高考时,原本可以以高水平运动员的身份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但张书领放弃捷径,裸考考入大连交通大学交通工程专业。

本科期间,一边学习、一边打网球,最终站到了全国大学生运动会阳光组最高领奖台。这也是大连大学生首次问鼎大运会网球桂冠。毕业时推免保送到大工土木工程读研,2019年“全国大学生网球锦标赛”上,又带领大工网球队拿下单打和团体冠军。

如今的张书领在全国高校网球界小有名气,每到赛事,其他高校的选手甚至于专业队的都过来和他打招呼、加好友,这是圈内对强者的最高礼仪。

运动激发“文武全才”!

在成长的道路上,运动和学习孰重孰轻?这一直是家长和学校摇摆不定的天平,认定了体育锻炼就是学习的绊脚石,体育人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而事实上,体育锻炼不仅给张书领带来了金牌,也给他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网球特别考验一个人的专注力,在学习这件事上,因为专注、效率很高”。

极限飞盘也是一项烧脑运动。现场没有裁判,也没有教练。如何在一个个环节制胜,需要几名队员不断地研究,制定打法;输赢全靠选手自己在场上进行裁决,这就需要选手之间必须足够地尊重,这样的尊重也被奉为极限飞盘的精神。一周三次正规训练,每周三训练一下午,叶志旋说,他的课余时间不是操场就是健身室。宿友们羡慕的是,密集的训练并没有拖累到叶志旋的课业。“我的成绩一直在班级十名左右。”叶志旋说,牺牲的只不过是别人在宿舍躺着、玩玩游戏的时间。“运动是让人开心的,开心的状态下学习的效果反倒很好。”他说,训练的前提是在保证完成专业课的基础上进行的,这个度,也是队员们的共识。

输了一起扛,赢了一起狂。叶志旋说,为了继续能以蓝精灵的身份去参赛,他已开始着手报考本校的研究生。每个阶段,都要定个小目标;当年的师兄林孝彩,还是他心中的神,叶志旋说,这些年自己就是在无限地去接近师兄的路上飞奔。

蓝精灵队的师哥师姐们确实给师弟和师妹们起了很好的榜样作用:因为专业成绩优秀,能动的张文艺和机械的范晓敏保研到清华大学,机械的王雅各保研到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张晓斌保研到华中科技大学。

左手是学霸,右手是金牌!他们用实力演绎了什么叫“文武全才”,以至于他们毕业了,校园里还流传着他们的神话。

唯有读书高?

以前,只是听说有体育专业转到基础学科的;如果有人从基础学科转到体育专业,别说家长不同意,老师可能都要拦着你。

2019年,陈军儒在报考研究生时,选择了追随自己的教练,跨专业来到大工体育与健康学院攻读运动人体科学,专攻游泳技术方面的生物力学仿真研究。

很多人心存疑惑,是不是本科专业太难了、跟不上?陈军儒说,转到体育学院,就是要一圆少年时的体育梦。他的研究课题虽然是体育大类,其实还涉及到生物学、甚至于当下最火的人工智能领域。没有本科时的学科基础,他也不敢冒然挑战这项国内少人问津的课题,这个难度丝毫不亚于对大学生游泳赛道的统治。

“游泳,是一个人在水下的运动,有困难只能自己解决。特别是比赛时,更需要不断地与自己‘对话’。”和校园里的同龄人相比,24岁的陈军儒身上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冷静。

从别人眼中的热门专业转到体育学,陈军儒并不是个例。

记者在大连理工大学了解到,该校体育与健康学院50%的研究生本科都是非体育专业。

80后王俊杰,原本是学计算机的,来到大工体育与健康学院转攻“运动与人体科学”研究生,博士是在清华攻读“运动与人体科学”,现在又回到大工从事体育教育。

曹玲,在日本东北大学攻读运动医学博士之后,来到大工执教。

刘丽萍,本科是大连理工大学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研究生就读于大工体育与健康学院体育教育与训练学专业。

徐大员,本科在大连理工大学力学系,研究生就读于大工体育与健康学院运动人体科学专业。毕业后,赴韩国首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参与并主导研究项目若干,发表国际期刊论文(SCI)若干,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会议并获奖若干。

……

唯有读书高的观念在变;体育,也在变。

重新认识体育

记者在大连理工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采访时了解到,体育已发展为一门学科,竞技体育只是其中的一少部分,此外还包括学校体育、运动健康、运动康复、可穿戴设备等研究方向。

一堂体育课,不再是操场上跑跑步、打打球、跳跳绳。学生们要掌握的不光是运动技能,还要学习体育理论、比赛规则……大工体育与健康学院副院长刘海斌博士告诉记者,比如说篮球课,除了技术,还有篮球裁判法、比赛欣赏……这就让喜欢篮球的学生在拥有一定的篮球技能外,也能在业余时间胜任一场球赛的组织者,更懂得欣赏一场比赛。

体育课还要学理论常识?每个学年,新生的“大一体育理论课”都大受欢迎。这是一堂让学生重新认识体育的教学。体育不但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锤炼人们的意志品质;不但教学生如何去拼搏、去赢,还教他们如何尊敬对手,接受失败;人在运动后会感动快乐,如何控制强度、跑出快乐的感觉?之前让学生们打怵的体育课找到症结了,原来,体育锻炼也是讲究科学方法的。健康为先的课程教学内容,为学生将来终身体育行为的养成和健康生活方式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告别了体育唯竞技的目的,运动,源于兴趣。现在的体育课,女生不抗拒球类,男生不抗拒舞蹈类。

听说过体育课还留作业吗?刘海斌说,和其他的学科教学一样,该校的课后也有运动锻炼的作业,这个作业是要打卡的。

“走,又到了打卡的时间啦,一起去做运动吧!”

■记者后记

初冬的大连,凉气袭人;大学的操场上,却热火朝天:顶着月光,篮球、网球,球球必争;笑声、喊声,声声入耳……一个个跃动的身影,是一帧帧最美的动图,好似夜空中闪亮的一颗颗星。

返校复课后,大学校园内最大的变化是锻炼的人多了。清晨、傍晚,甚至晚上八九点钟,操场上、小路上,全是穿上运动衣、戴着耳机,或成群结伴,或独自慢跑的人。长长的跑族甚至望不到头。刘长春体育馆15片羽毛球场地不够用,同学们干脆在宿舍楼下自己拉个网……一场疫情,激发了学生们前所未有的锻炼热情。

体育已成为大学校园里大学生们个人素质、健康形象不可获缺的一项硬指标。它之于年轻人的改观和提升已超越了身体,直达心灵。

在“中国奥运第一人”刘长春工作过的地方——那里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体育馆——每到傍晚,从羽毛球场、篮球场传来的球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刺耳,也悦耳。有气势!倍儿精神!那是最富激情的青春交响曲。

2019年,大连理工大学体育教学部改制为体育与健康学院时,特别强调了“健康”两个字。这是自上而下的国家要求,也是油然而生的自我选择:体育课改的初衷,就是要以学生为中心,培育身心都“健康”的新一代青年。

为提高全校师生体质健康水平,其实早在2007年,大连理工大学便提出“健康工程”。这里的几代体育人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希望有一天,从这所工科强校走进来、走出去的人们,不仅能够拥有足够的知识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也能拥有足够的体魄和胸怀认识自我、塑造自我——他们是优秀的科学家、工程师,更是有激情、有情趣、有活力的人。

1. 2019年,全国大学生极限飞盘大赛,大工“蓝精灵”夺冠,图为奋力争盘的范晓敏。

2. 林孝彩,大工“蓝精灵”的灵魂人物。

3. 张书领,因为专注而迷人。图为2019年全国大学生网球锦标赛总决赛赛场。

4. 生活中的陈军儒除了游泳,还喜爱骑车、打篮球。这是训练中的陈军儒。

5. 大工获2019年全国大学生网球锦标赛团体冠军。

6、7. 夜晚,大学生们叱咤在运动场。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谢小芳 摄

8. 2019年在厦门举行的全国大学生极限飞盘大赛上的叶志旋,飞扑接盘。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受访单位提供

原文链接:http://szb.dlxww.com/dlrb/html/2020-11/12/content_1585656.htm?div=-1

最新更新

【中国教育报】多措并举践行高...
精彩视频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