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图片 视频 报纸 广播 RSS
首页 > 新闻 > 大工人物 > 正文

【大工人物·校友篇】陈国华:不负时代 科研为民

作者:刘晏如 来源:校友工作处 时间:2019-09-16 09:48

【校友档案】陈国华,香港理工大学协理副校长,能量转化与储存讲座教授,香港科技大学化学和生物分子工程系兼职教授,世界化工理事会副主席。1980年-1984年本科就读于我校无机化工专业,1989年获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化学工程系硕士学位,1994年获该校博士学位,2005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曾任香港科技大学化工系主任,广州市香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绿色产品及加工技术中心主任,广州市香港科大霍英东研究院香港-北京科大联合中心主任。担任Separation and Purification Technology (Elsevier)编辑,Process Safet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ChemE)专题主编,Chinese Journal of Chemical Engineering (China Chemical Press),以及Canadian Journal of Chemical Engineering副主编,以共同作者的身份出版书籍《Electrochemistry for the Environment》。担任香港工程师学会化学工程学科主任以及第17届亚洲化学工程联合会会长,是香港工程师学会会士及美国化学工程师学会会士,多次任专业会议组织委员会主席。曾任我校香港校友会第六届、第七届会长,长期关心支持我校在港校友发展。

4月20日,第四届全国新能源与化工新材料学术会议暨全国能量转换与存储材料学术研讨会在大连顺利召开,陈国华在会上与全国专家同行分享了他与研究团队的最新成果——《为层状过渡金属氧化物初级和二级颗粒材料构建一层超保形的保护膜》,这项即将发表于材料类国际顶级期刊《Nature Energy》的研究成果,为我国新能源与化工新材料领域铺设了新的基石。

积跬致远:趁改革开放的机遇起航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陈国华的第一次机遇,就源自这改革开放的春风。辽宁西部建平县,初中毕业的陈国华,在中专和高中的录取考试中均考取了全县第一名,“上中专还是读高中?我有些犹豫。在那个年代,农村孩子上中专意味着可以马上解决‘农转非’的问题,这是非常现实的。”陈国华回忆道。然而当时的建平县教育局局长坚定地劝说陈国华继续读高中,因为他认定,眼前这个聪慧勤奋的小伙子将来一定能上大学!

来到建平县重点高中,陈国华的第一次蜕变,源自高中老师的引领。这群来自大连和沈阳等地,在学识上颇具水平的知识分子,将希望和理想寄托在少年们身上。陈国华走出县城继续深造的志向一下子被激发,“这些老师领着微薄的工资,加班加点,与学生同作息。没有统一教材授课,他们根据自身学识和藏书编写刻印讲义、设计模拟考题。对学生的要求严格而苛刻,因为他们被文革耽误的抱负等着我们去实现。”填写高考志愿时,理科成绩优异的陈国华也填了工科志愿——大连工学院,因为数学老师告诉他:“学工科做工程师,可以直接参与国家建设。”而另一位来自大连的数学老师告诉他,化工是大工著名的学科之一。就这样,陈国华走出建平县,迈入大连工学院化工系的大门。

进入大学,陈国华没有经历一般青年的迷茫,他坚定着一直读书深造的信念,也深知机遇可贵。同时,他非常感谢童健老师鼓励他做一些学生工作。也正是在与高年级同学一起组织学生活动之余,他得到师兄们的提点,他称:“从而有了明确的目标,知道往哪个方向努力。”

那时,出国深造是个不错的选择,陈国华了解到化工系每年有两个出国读研的名额。英文是必考科目。“我高考时英语只考了3分,英语基础基本为零,可以说是从ABC开始学起。” 然而,在物资匮乏,英语教育尚不成熟的年代,超前的学习活动都要受到艰苦的客观条件制约。没有听力设备、没有学习资料、没有语言环境,陈国华的英语学习之路可谓困难重重。 还好,大连外文书店有托福考题出售。“我从学习托福考试单词入手,进而学习语法和阅读。 因为考题后面有标准答案, 我是在不断地试错中循序渐进的”。1983年底的研究生考试,陈国华考取了传质专业的出国留学奖学金。正是这个奖学金,给了他攻读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硕士、博士的机会。

积跬步,致千里。一路走来,谦逊率真的陈国华将一切归结为时代的馈赠。他说:“没有改革开放的机遇,我走不出县城。没有国家教委提供奖学金,我负担不起出国留学的费用。我不能辜负这个时代。”

智识启蒙:人生路和学术路上的品格塑造

浏览陈国华的履历,你会惊讶于他丰硕的科研成果和卓越的学术经历。治学近40年,他深耕干燥技术、新能源与化工新材料、能量转换与存储等领域,发表期刊文章245篇,文章被引率超过17500次,不仅在多个专业团体任职,还参与多家国际顶级期刊的编辑工作。回望39年前,大工这片知识沃土为懵懂的陈国华带来的智识启蒙,让他在人生路和学术路上不断开疆拓土,勇敢前行。

1980年的入学教育讲座,带给陈国华第一次人生启蒙。两个小时的报告中,学生部部长庄青老师从改革开放的大趋势谈到未来青年人的机遇;从勇抓机遇不负时代的“大理想”,谈到生活中为人处世的“小细节”。陈国华回忆道:“那次讲座对我影响很深,他告诉我们细微之处见人品。比如在走廊里听到别人办公室的电话铃响,要接了电话以后去喊人,而不是听之任之。”庄青老师还鼓励大家在团队中多付出,陈国华也一直谨记于心。大学四年里,陈国华积极投身学生工作,组织院系学生到傅家庄开展夏令营等,他在小学弟到大师兄的转化中,从老师和同学的交流中不断提高组织能力以及交际水平。如今,他担任香港理工大学协理副校长,好多能力的起步应该归功于大学时代的培养。在问到为何选择做行政工作而不是全心放在科研教学上时,他的回答是:“有些事情与其别人做完你觉得不好,去抱怨,不如自己去做好,让大家都获益。”

在陈国华眼中,时任化工系学办主任的张广东老师,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自己人生路上的品格塑造。学校组织公益献血时,学生们全都踊跃参加,陈国华虽然身体消瘦,但仍然积极参与其中。献血当天,张老师从旁经过,将他从献血的队伍中拉了出来,劝诫到,“你的身体这么弱,就不用献血了,只要有这份心情就够了。把身体养好,好好学习,将来你可以做更多的事。” 爱生如子,一切从实际出发,不盲目跟风,理性思考,张老师的人生智慧,成为陈国华一生受用的精神财富。

陈国华的科学精神启蒙,也是在大工开始的。大四那年,他跟随陈五平教授做毕业设计——烟道气脱硫环保项目。陈国华承接并继续深入师兄的研究,但实验结果却与以往的大相径庭。他反复排查自身实验流程无误后,踌躇地找到陈教授汇报,陈教授让师兄重新演示实验过程,这时大家发现,以往的实验因为碱的剂量不准确而出现错误。“教授看到结果后,很坚定地肯定了我们小组的实验,他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和严谨的治学精神,对我影响很大。现在我也经常告诫我的学生,做科研,就要抱着批判的态度前进,而不是盲目的相信别人的报告。”不迷信前辈、不迷信权威,只信科学和实验结果的科研信条,贯穿于陈国华在科学领域的求索之路。

不辱使命:怀揣科技服务社会的赤胆衷心

立足科学前沿,加强产学研融合,造福人民生活,是陈国华科技为民的科研蓝图中日益坚固的信念。硕士与博士就读期间,陈国华致力于造纸干燥技术研究。加拿大丰富的森林资源和先进的造纸技艺,使这项研究与社会需求紧密结合。“在加拿大,生产线上的造纸速度,跟汽车跑的速度一样快。”陈国华笑着说:“我们的研究是通过设计和布置喷嘴装置,以最快速度干燥纸张。”在此期间,陈国华保持着每周六天半的工作强度,更准确地说,休息时间要视做实验的完成情况而定,午夜才回到公寓也是家常便饭。“麦吉尔大学是加拿大最好的学校,去那里学习就要拿出最好的成绩来,在研究领域内成为世界权威是博士毕业的标准。”

1994年,陈国华来到香港科技大学做访问学者,他发现造纸干燥研究在国内没有太多应用前景,故而侧重研究高附加值材料的冷冻干燥。冷冻干燥被喻为“干燥界皇冠上的明珠”,一方面,冷冻干燥的物品贵重,如医药产品、纳米材料、生物化工产品等;另一方面此方法能在产品原有特性的基础上获得粉状产品,拥有广泛的应用前景。然而,冷冻干燥的工艺极其复杂,在无风险的情况下进行干燥系统构建和优化设计可谓难上加难。经过数年的攻坚,陈国华与王维博士突破了原有的冷冻干燥工艺桎梏,通过介电材料辅助的微波干燥和改善传质的方法来提高干燥速率,这项发明让陈国华在2007年获得世界结晶过滤及干燥论坛颁发的卓越证书。

在冷冻干燥技术领域有所突破后,陈国华一直寻找机会将研究转向环境和能源领域,那是他多年来深藏心底的期盼。“做工程研究,归根结底要看到它改变社会、服务社会。目前,环境和能源领域的种种问题亟待解决,面对这一社会需求,我想利用自己掌握的科研技术去做出改变。”2007年1月,香港科技大学霍英东研究院正式落户广州南沙,陈国华出任绿色产品加工技术中心主任,这成为他将转而研究能源方向的契机。因为深知优秀电池系统对于能源产业的必要性,而电极材料是保障电池性能的关键。陈国华将研究课题定为先进电极材料的合成及改性。 目前,他的部分专利已经转让给他和研究团队组建的创业公司,放大生产锂离子电池材料以及下一代锂电池。 “我们研发的新一代锂硫电池,它的续航里程是现在电池的两倍,若投产使用后,意味着电池不仅在重量上减轻了一半,价格也将大幅下降。新一代锂硫电池可以应用于无人机,未来还有希望应用于电动车。” 陈国华希望,这些产学研紧密融合的科研成果能促进我国新能源领域的发展,突破相关产业的技术瓶颈和壁垒,最终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

润物无声:师道传承与薪火传递

“大学最重要的成果不是科研,而是学生。”尽管行政事务繁重,但人才培养一直被陈国华视为工作的重心。“回想大学时代,大工拥有一流的师资,所以培养的学生到国外也丝毫不输给别人。”他深信,成功的教授不是因行政职务而成功,一定是因当老师、做科研优秀而成功。为了给学生讲好《流体力学》课程,上课前他研读了三十几本流体力学书籍,自身融会贯通后将其中的精华和经典例子整理成教案。“这门课很难,我希望能让学生真正地学有所获。”如今,除了必要的休假,陈国华都在办公室看文献、写文章、做报告。他有一个习惯,无论工作怎样繁忙,他都坚持亲自帮助学生修改论文。尽管这些占用了他大量时间,有时令他分身乏术,但陈国华坚持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始终不遗余力地付出热情、耐心和汗水。

学术和行政工作之余,陈国华也热心做香港校友与母校间血脉相连的桥梁,他连续担任我校香港校友会第六届、第七届会长,“校友会是个大家庭,虽然大家年岁不同,但亲似兄弟姐妹。”2013年6月,香港校友会成立20周年之际,香港校友会捐资设立了“香港校友会新生助学金”,支持有需要的同学读书。作为时任会长, 他非常感激大家的支持以及慷慨解囊。“钱的多少并不重要,但这代表了大工人戮力同心的情谊。”谈及他本人对母校深情的根源,陈国华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受恩于母校,没有比感恩与回馈更自然的事了,这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因为我与母校之间的深情,就流在我的血液里。”

四十年前,乘改革的春风,陈国华第一次振翅。四十年后再回头,他始终不负韶华、不负时代、不负母校。在科研的这片热土上,他埋下服务社会的种子辛勤耕耘,在神州大地上坚定守望。

责任编辑:于舒雯

推荐视频

焦点图片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