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图片 视频 报纸 广播 RSS
首页 > 新闻 > 校友之声 > 正文

大工机长:飞过万里,心怀天宇

作者:付钰、刘青青、郑晓言、汤彧佳 来源:校友工作处 时间:2020-05-07 16:54

电影《中国机长》一经上映就赢得了票房口碑双丰收。万米高空,极端险情,机组的训练有素,机长的果断决策,都深深吸引着每一位观众。

大工育人七十载,桃李满天下,这其中就不乏优秀的机长校友们。他们走出大工,飞向蓝天。在那更广阔的天空中,正上演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机长故事。

蝴蝶效应

梁枫,我校1996级电子工程系校友,现任厦航机长教员。

梁枫今年42岁,这是他驾驶飞机的第18年,已经安全飞行16000多小时,在外界看来,机长是一个光鲜亮丽到高调的职业,他们身穿制服,英俊潇洒。但只有梁枫自己知道,一个合格的机长是如何练就成的。

1999年的一天,梁枫和伙伴一如往常地走在大工校园里,看见路边公告栏前围着一群人。梁枫和伙伴挤上前去也看了看,上面贴着一则飞行员招聘启事,身边的伙伴看到视力要求后纷纷摇头,觉得自己没戏,视力最好的梁枫有些心动。尽管当时的他还不太清楚飞行员这个职业的确切概念,但这种“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报着试试”的想法,让他在报名栏下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对梁枫来说,那一个飞行员招聘的公告,就是引起他未来人生飓风的蝴蝶。

经过了面试、体侧、体检等等层层选拔,梁枫一步一步接近儿时遥不可及的梦想,曾经抱着“试一试”心态的梁枫,到了最终面试反而变得紧张忐忑了起来。但高强度的训练和紧凑的考核没有容许他有一丝懈怠,一路的执着坚持,让梁枫最终成功入选,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幸运的是,大工的学习经历为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飞行员理论学习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困难,当年寝室播放英语磁带的习惯,更让英语成了他的优势所在。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对每个学员来说,没有一个人不想早一点、快一点成为机长,机长是他们不断努力的方向,梁枫也不例外,“我们曾经看机长的眼神就像大学生看教授那样!敬佩和仰慕!”

“我很幸运,我的师傅很好,在做人和做事上都教了我很多。”当梁枫自己也成为机长教员后,他对学员们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要感恩!”他说:“感恩这个时代给予我们的机会,感恩这个给自己提供成长的平台,感恩每一位帮助过自己成长的人。”

厚积薄发

张朋,我校2003级物流管理专业校友,现任厦航机长教员。

张朋飞行事业的开始似乎是一场命中注定的“偶然”。大二时,张朋由物理系转至物流管理专业。尽管这两个专业的学习都与他后来的飞行生涯没有直接关系,却让他得以在各种知识的积累中厚积薄发,令他的蓝天更加广阔。

物理专业知识的积累,为他日后的飞行员理论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换了专业遇到新室友,也让他的人生“无巧不成书”。大三下学期的某一天,看到厦航招聘启事的室友,想到了身体素质很好的张朋,便叫上他一起去面试。经过一轮轮体检与面试沟通,最终张朋拿到了进入飞行员行业的入场券。

没有一种成功倚仗着偶然,通往它的路上一定有无数的血汗。2007年-2008年,张朋与同期学员被送往美国菲尼克斯培训学飞。那时,晚上十一点张朋坐着校车去航校训练,结束后已经是凌晨四点钟,然后他再坐校车返回。下了车,张朋一个人从校车站点慢慢走回宿舍,身体上的疲惫加之身在异乡的孤独感,那一段独自走过的路在张朋的记忆中始终印象深刻。

身为大工学生的自豪感,与想要成为一名优秀飞行员的坚定信念,使本就积极上进的张朋更加努力。从2007年出国学飞至今的10余年,百余次各种理论考核、飞行检查,全都一次性通过,这在由80分合格的理论考核和极其严苛的飞行检查组成的民航训练体系中,实属罕见。

2010年张朋进入民航驾驶舱,2013年转升为机长。现在,已经是机长教员的张朋拥有十多年的飞行经历,而他也将继续脚踏实地,飞向云霄!

心存敬畏

王博,我校2003级化工专业校友,现任厦航机长。

说起飞行的初心,王博好像还是当年的那个大男孩,“男生都喜欢带有冒险精神的事,那是从心底油然而生的向往,驾驶飞机在我心里便是这样的事。”大四那一年,正巧厦航在大工校招,王博在众多面试者中脱颖而出,开始了自己的飞行生涯。

学飞过程并不容易,那时,王博一直和昔日同窗保持着联系,看到同学们都在自己的岗位上拼搏奋斗,这些都在无形之中激励着他。面对高强度训练,王博也从未放弃,总是努力争取,与大家一同成长,不负青春。

王博还记得第一次在天空中翱翔的感觉:除了紧张,更多的是兴奋。而当年那个第一次驾驶飞机的男孩经过多年的飞行经验后,已经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机长。

王博认真地说:“飞行员应该敬畏生命,敬畏规则。作为民航机长,将乘客安全送达就是我们最大的使命,也是最好的褒奖,不论给我多少财富或是名誉,都抵不过我身后这一百多条生命可贵!”

机长身上承载的生命价值是无价的,这种对职业的敬畏之心,王博从未忘记。

追梦前行

孟醒,我校2003级化工专业校友,现任深航机长。

2010年,孟醒第一次驾驶波音737翱翔于蓝天时,他是一名成功的追梦者。如今作为空客A330的机长,他是梦想的捍卫者。

孟醒是辽宁抚顺人,那时来大工上学还要坐绿皮火车。火车经过周水子机场附近时,就能看到飞机。每次经过那个地方,孟醒就喜欢坐在靠近跑道那一侧的窗户边,看飞机起飞、降落。而2011年,孟醒第一次驾驶飞机飞大连就是这个路线!“当时我是副驾驶,在起飞过程中我能看到远处的火车,真的觉得很神奇!”那一刻,他的眼神与2003年窗边的那个男孩无限重合,眼中满是飞翔的初心。

孟醒是在广西梧州市的鲲鹏国际飞行学校学飞,北回归线横穿那里的机场,这意味着夏天的时候,由于太阳的直射,机坪能达到五十度。“小飞机里也没有空调,坐在里面摸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是烫手的。”想起那段被汗水浸透的追梦岁月,孟醒回忆道。每当想家的时候,想起家里的床头上贴着的那些飞机海报,他便又打起了精神,重新投入学习。

最初触碰飞机的感受令孟醒记忆犹新。由于飞机飞行时的速度、高度、航向都要从仪表中获得,所以孟醒一直紧盯仪表。当时教员说下雨了,他问教员怎么从仪表盘看出来外面下雨的?“教员说‘你看窗户’,然后我抬头一看,是下雨了。教员的话一下子点到了我的盲区,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回忆起当年刚在飞行事业上踏出第一步的自己,孟醒语带调侃又不失感慨。

飞行路上总有不易。在孟醒的印象中,每一年的中秋节他几乎都是在飞机上度过的。而印象更深的是一次春节,“那天年三十,我从深圳飞哈尔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路过抚顺。”很多人都在那个时候放鞭炮,一时间夜幕上烟花绚烂。孟醒眼中映着满天的璀璨烟花和自己的家乡,牵挂着家中的父母。于哈尔滨落地后,他打开酒店的电视,春晚已经在倒计时了:“五、四、三……”新春时刻,阖家团圆之时,孟醒一个人在酒店,心中百感交集。

多少次中秋节没看到故乡那一轮满月,多少次春节没吃到一碗团圆饭,但若是你问孟醒,他的答案永远是一句:“我还爱,我爱飞。”

守卫初心

宋学一,我校2002级自动化专业校友,现任深航机长教员。

平头、黑外套条纹衬衫的宋学一,似乎是个丢到人群里一点也不特殊的普通市民。但仔细一看,却又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这个人不普通。你再仔细打量他两眼,答案就显而易见了——他衣领整齐地叠着,黑色西装裤熨得挺阔平整,黑色皮鞋擦拭得一尘不染甚至锃亮。“一丝不苟”,此时除了这个词,没有什么能更准确地形容出对宋学一的初印象。

很多人都曾梦想驾驶飞机,翱翔天际,只是与无数中途放弃的人不同,宋学一选择坚持走下去。

大二时,为了在大工完成学业,宋学一与一次招飞擦肩而过,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那颗飞翔的心。大三时,女朋友考取了空中乘务员专业,更是让他心中的飞行梦想升腾燃烧。宋学一说:“记得在大工读书时,我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如果下课了实验还没做出来,我是舍不得走的。总是不知不觉又待上好几个小时,一定要做出来才肯走。”报考飞行员这件事就像他做实验一样,宋学一“不肯死心”。于是第二年,坚定的他又报了名,“现在想想,我当时的那种执着就是来自大工。”

抱着坚持不懈的态度,宋学一成功通过了初试、复试、英语面试,最后被深圳航空招收,走上了飞行员这条路。

“在洛阳飞行学院的生活模式与一般大学有着天壤之别。”宋学一感叹道。当时飞行学院采取军事化管理,对飞行员的培养沿用空军的培养模式。从每天早上起床、整理内务、站队、吃饭到飞行准备,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宋学一的脑海中至今深刻的两个词就是“服从”和“执行命令”,如果受不了这样的培训,就将面临淘汰。“听到哨声后,三分钟之内必须站好队伍,”宋学一回忆道,“以至于很多年后我都很怕听到哨声,一听到哨声我就不自觉地立正。”

即使辛苦,宋学一还是坚持到了他真正触碰飞机、触摸天空的那一天。

上飞行体验课时,教官问他:“你紧张吗?”宋学一说:“我很兴奋。”等发动机真正转动起来,飞机滑上跑道、起飞的那一瞬,宋学一激动地说:“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说起开飞机,宋学一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比如飞机原地旋转360度,包括飞机俯冲……”他的两只手模拟着操纵飞机的样子,两只脚也动了起来,沙发座椅突然变成了他的飞机驾驶座位,“假设说右侧的发动机掉了,单靠左侧的发动机……”

如今宋学一也成为了一名机长教员,他每天都告诫自己要保持最初的热情与努力。他对学员最常说的话就是“不忘初心”,“要把今天当作第一次出飞架机,冲上蓝天那样满怀激情。还要把今天当作最后一次执行飞行任务一样珍惜重视。”

青空勇者

单东,我校2004级公共事业管理专业校友,现任厦航机长教员。

2018年10月25日,厦门航空MF8411航班,一架搭载88名旅客和机组人员的波音B737-700民航客机在重庆飞往拉萨的途中突遇危机情况:一边襟翼卡阻,且油量不够返航,无法减速,也上升不了高度。襟翼卡阻会造成飞机机翼两侧的升力不同,如果没有自动驾驶或者人工干预,飞机会不自觉地向一侧倾斜甚至翻滚。此时,飞机面临落地时对地速度过大导致超过轮速而爆胎的风险。还有可能稍有不慎,飞机就会偏出、冲出跑道。

单东是当时那架飞机的双机长之一,“正常情况都是一个机长带一个副驾驶,但高高原航线(飞行在陆地海拔2438米之上的航空线)很特殊,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是两个机长带一个副驾驶,当时还有一个非常资深的教员坐在我左边。”

“在高高原上,飞机着陆速度是非常大的。”提起当时危险的情况,单东认真回忆。在高空之上,面对险情单东及两名同事快速判断,果断作出决策:在机场上空盘旋耗油来减小飞机重量,这样一来,减小接地速度,也减少了冲出跑道的可能,从而安全降落拉萨机场。

经过了1个小时的盘旋,机组在当地民航部门的支持配合下,冷静处置。终于,14点52分,该飞机对准跑道下降高度,平稳地降落拉萨贡嘎机场。

因为平日里有模拟机的训练,当时在飞机上,单东并不是特别紧张。可在落地后,他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毕竟当时的任何一个决策都关系着整个航班的安全,这也是机长肩负的重任。”

经此一“役”,单东获得了“航空安全特等奖”,这是厦航成立以来颁发过的最高奖项,那一年他们也被评为“福建省工人先锋号”。

以蓝天作纸,手中的驾驶杆便是笔,他们一笔一划,写下责任与理想。穿梭云天,信念永不放弃;触碰穹顶,责任烙印心中。大工机长,肩挑使命,无畏前行!

责任编辑:于舒雯

推荐视频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