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图片 视频 报纸 广播 RSS
首页 > 新闻 > 大工往事 > 正文

【走近老教授】自力更生创奇迹 ——同学亲手建设主楼的传奇

“走近老教授•寻找大工记忆”首场访谈纪实(三)

作者:王晓雪 来源:宣传部 新闻中心 时间:2011-12-15 13:50

每一所大学都有自己的精神。大工,在灿烂的阳光下和辽阔的大海边,孕育着自己的坚强和博大。从无到有,由小到大,从一二九街到凌水河畔,从最初的创业到今日的桃李芬芳。我们,新一代大工人,聆听着三位年龄在八十岁上下的老师、老学长关于学校早年的故事,既兴奋、又感动。那段过去的岁月,因为赋予了时代的特色而显得更加厚重。

当我们每每感叹这座大楼灰色的墙壁里面别有洞天时,我们不知道,在近半个世纪前,是一群如同我们一样年轻的大工人,用他们稚嫩的双手和热烈的青春,自己写就了这段传奇。讲起带领大工学生自力更生亲手建设主楼的故事,原我校外事处处长、中国工业科技管理大连培训中心副主任徐彭寿老师至今仍心潮彭湃。

1960年春,“大跃进”造成的后果开始在国民经济建设中显现出来,粮食短缺、供应紧张,严重的困难如同料峭的春风冲击着正热情似火地建设校园的大工人。在校庆十周年获得批准,并已动工的主楼建设项目因为“停止非城市户口的粮食供应”的政令致使大批建设工人返乡而戛然停止,仅剩下23位建筑工人的主楼施工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院党委常委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如何应对这突然的局面。时任学校教务处生产实习科科长的徐彭寿老师列席了会议。会上就可否以学生为主力,通过“勤工俭学”继续完成主楼等建筑施工任务的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徐老说:“这个问题,谁也没把握,这个会开得很热烈,大家谁都不敢轻易拍这个板,但是也不敢轻易放掉这个机会。最后,党委书记崔健同志要我谈谈看法,我当时想了想,表了态:我们的学生,下厂实习时跟工人关系处得很好,他们都很勤劳,好学,我认为只要咱们组织得当,是可能把这个任务完成的!他问我你能够提出个什么办法呢?我就给他说,我们用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互相学习,开诸葛亮会议,示范表演,这套办法呢,也就是走群众路线,做明智教育的办法。”

就这样,用徐彭寿老师根据“郭兴福教学法”提出的办法,主楼的施工现场又掀起了施工热潮。



肩挑背扛,师生的汗水洒在主楼建设工地上。

然而,建设伊始就遇到了种种困难。第一是技术。当时参与建设的都是一、二年级的学生,工人每天砌砖800块,同学们却只能砌100块,有700块的巨大差距。抹灰更是一大难题,学生的技术水平远远不够。而更让人心酸的则是粮食的紧缺。

当时学校里面给每个人增发了一个馒头,但是劳动繁重,规定挑砖的同学每次挑十二块砖,一楼的还好,越往上越辛苦。“干了没多久,我就开会召集大家,讲一讲遇到的问题。第一个发言的就说:‘徐老师,你能够解决馒头问题吗?’有的更直接了当地说,肚子没吃饱!”

回忆起这段艰难的岁月,几位老同志都感触颇深,当时全国很多地方已经开始了饥荒。

徐老:“我就把这个事情反映给了我们的副院长范大因同志,他听了以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让我先回去了。三天后,范大因副院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去,很严肃地对我讲:‘徐彭寿同志,我跑了市委,也找来了伙食科科长,问他学校里面到底还有没有存粮,可否给大家再增加一个馒头,但是情况实在不允许,学校也需要储备余粮以应对突发情况,真的是不能再给大家增加任何东西了……’”

主持人:那怎么办?

“当时范大因副院长强调了几个问题:第一,不允许搞任何劳动竞赛;第二,实在不行只能缩短劳动时间。”



参加主楼建设的同学在休息时,认真倾听范大因副院长(右)讲艰苦奋斗的革命故事。

在粮食供应不足,劳动量大的艰难情况下,大工的学子们肩扛重担,从未言弃。在1962年11月,经过长达650天、12万多个工作日的艰苦奋斗,主楼终于完工了!

“市建委组织专家对主楼进行验收,我很紧张地跟随在他们后面,想听听他们的评论,当他们知道这栋大楼是以学生为主建起来的,他们的检查更为严格,可谓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最后结论出来了,质量很好,唯一不足的是外墙表面砌得不够平整,灰抹得太厚,平均超标2cm以上,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所有主楼的建设者和那些关心牵挂主楼的人们,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在那时我们没有花一分钱为劳苦功高的建设者敬酒祝贺,也没燃放一挂鞭炮。市第一建筑公司以每个工作日1.2元计算,给学校14.5万元作为劳动报酬,但因外墙抹灰抹厚了还扣除2万元。这笔钱作为勤工俭学的收入,每个劳动者仅得到每日2角钱的生活补助费。经过计算,由于以学生为主力,主楼的建设成本大大降低,平均每平方米造价为100元,还得到了教育部的表扬。”

当主持人马振读到《主楼万岁》一文中徐老的上述描述时,那一个个数字又一次像阵阵夯声一般隔着历史的长河传来,敲击着在场每一位学子的心。大家似乎感到,这次访谈安排在主楼是有着特殊的意义,好像也第一次真正读懂了这座建筑的灵魂。

后来我国出版了一本中国著名建筑画册,其中就有我校的主楼,现在看其设计也不落后,这一直让主楼建设的亲历者们引以为傲。

这时,孙懋德老师不禁激动地讲起了一段亲身经历:1986年11月,北京校友会成立时,电子系一位1960年入学,时任航天航空工业部一研究所所长的毕业生,自豪地对我说,“那时,虽然‘增量法’做出来的苞米饼子吃不饱,同学们仍热情高涨地参加主楼劳动。那六楼的跳板就是我们班同学一块一块奋力搬上去的。虽然苦些累些,但能和屈院长、崔书记和范副院长等一起干,不仅感到光荣,而且受到了团结一心,艰苦奋斗的深刻教育,一辈子都忘不了!”言语间,昔日的奋斗激情和深刻感受如潮翻涌。同学们无不感动,会场上顿时响起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接着,孙懋德老师还给同学们回忆了建设凌水校园的最初情景。到1950年下半年,不到3万平方米的一二九街校舍已经满足不了办学需要。1951年,经上级批准,屈伯川院长带着土木系汪坦、肖宗谊两位老师到郊区选新校址。

“最初选择了星海三站那块地方,我们土木系第一届海港组的22位同学承担了测量任务。经测量,学校觉得这块地方太小,就舍弃了,大连医学院后选址于此。后来,又找到了大连海事大学那块地方,经测量还嫌小。最后,才确定了现在这块背靠群山、南邻大海,有效空地为76万平方米的‘风水宝地’。要开工,但是缺乏技术力量,我们班的另一半17位建筑组的同学就冲到了第一线,在汪坦、肖宗谊两位老师的带领下边干边学。有的参加施工设计,有的管计划、管材料,有的搞上下水道和暖气施工。班干部张祥久还担任了施工队队长(毕业后仍搞学校基建,1980年成为大工副院长)。他们为母校的建设出大力,流大汗,有两位同学(刘儆和施福臻)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那天,白天忙于施工,夜晚冒雨回到简陋的民房时,一道无情的闪电击中了他们……”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如今,当我们在环境优美,窗明几净的校园里学习和生活的时候,切不可忘记五、六十年前一馆、二馆和主楼等建筑拔地而起的那一刻,我们尊敬的学长们为此付出了多少辛勤汗水、多少灿烂芳华!

“我们学校是中国共产党亲手缔造的,有着优良的办学传统”,这一直是我们大工人的骄傲和不断发展的动力。听老前辈讲述学校的历史,作为新一代大工学子,我们在感受这份自豪的同时,也感受到一份幸福一份敬意还有一份责任。我们衷心希望在后续活动中有更多同学,更多老教授一同为这个活动努力,同时也让我们重温大工故事,留存大工的集体记忆,接受更为直观的大工传统和大工精神的教育,继承和发扬母校的优良传统和精神,不断奋进,再创辉煌!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龙海波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推荐视频

焦点图片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