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工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工人物 >> 大工人物 >> 正文

【大工人物·校友篇】奚川:从“学渣”到投资界“网红”

时间:2020-12-16   来源:校友工作处   作者:李萍   

包不同是谁?

熟稔金庸先生笔下《天龙八部》可知,他是姑苏慕容氏麾下四大家将之一,酷爱抬杠,为人豪爽,直言不讳,虽戏份不多,却令人难忘。

在期货投资界,也有个难忘的“包不同”,他曾以将170万本金盈利至一亿元以上的投资传奇笑傲江湖。网络上,他有着与小说人物的高度神似,生活里,却少言寡语、温文尔雅。人们或许不知,这位网红“包不同”,真名叫奚川——我校机械系1988级校友。

希川.jpg

“我没有刻意追求金钱,赚钱不过是我研究的副产品”

1988年,大连小伙儿奚川高兴的考进家门口的大学,来到大工机械系。奚川随性,学习、读书全凭兴趣,天生不喜文科的他,以高考政治51分、语文71.5分的战绩备受父母吐槽。上了大学,他竟迷上了围棋,搞得学业几乎荒废,但围棋棋艺突飞猛进,靠着自学竟下到了新浪围棋7d。

1992年,奚川大学毕业,被分配至大连某国企,三个月后,受高薪诱惑跳槽至大连开发区的一家日企。但没过两年,因为实在接受不了日企文化,便离开家乡,远赴浙江,来到了知名企业——万向集团,从事大宗商品贸易工作,走进了贸易投资的全新领域。

如同围棋一样,这次全新的尝试吸引了奚川。在万向工作的七年,是奚川将贸易、投资、期货、金融规律仔细钻研的七年,就跟围棋一样,沉迷其中,无法自拔。2002年,奚川辞职,成了一名专职的期货投资分析师,他笑谈,“这工作特别好,对电脑,不用跟他人打交道,比较适合我的性格

奚川对期货投资的研究很独特,除了自学经济学,研判经济指标,分析美国期货管委会报告,深挖价值规律、价值投资、道氏理论等内涵外,最有趣的莫过于钻研卡尔·波普尔的科学哲学。

“卡尔·波普尔是索罗斯的老师,他的思想对分析问题特别有帮助。”奚川解释说,“波普尔认为,科学最重要的是实证,但是人类的经验是有限的,而理论的应用是无限的,所以,科学理论永远不可能被证实而只能被证伪。换句话说,不具有可证伪性的理论,都是套套逻辑。也可以称之为‘废话’。按照这种思考方法,可以有效地过滤掉无用的‘废话理论’,科学追求的是‘有用’!”奚川阐释自己的思维。

因循这种独特的思维方法,奚川在期货投资领域取得了令人称赞的成绩:2003年至2016年,他连续13年盈利,累计获利近百倍。虽然赚的盆满钵满,但奚川却说,“我其实一直没有刻意追求过金钱,赚钱不过是我研究的副产品”,“就像我喜欢下围棋分析棋局一样,我喜欢对着电脑研究期货,这就好像在破解一个黑箱,总想弄明白屏幕后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我只是喜欢钻研!赚到钱了很开心,验证了我的投资理论的正确性更开心”。

“我其实胆子很小”

谁的路都不是一帆风顺。

奚川备受好朋友的喜欢和信赖,从万向出走后,几个朋友高兴地凑了170万元,交由他来投资打理。奚川虽然研究多年,但刚起步时的实践还是不足,没多长时间,这笔巨款就亏到了120万。他意识到了危机,学习、调整、钻研,不到一年时间就力挽狂澜,120万就飞涨到300万。

2002年上半年,奚川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需要大量用钱。一贯稳健的奚川有些急躁,对投资市场的分析变得不再客观。这一次,生活给了他重重的一击,仅用半年,那还没焐热的300万亏得只剩70万。奚川倏地反应过来,“市场不会为你的貂皮大衣付款,”他不无感慨的说,“赚钱这事儿是计划不出来了,我能做的只是守住剩下的钱不再亏损,耐心等待市场机会。”

奚川宽慰自己,“毕竟还没到最绝望,万一70万成了7万,再成了负70万,那才是真正的绝境。朋友们的鼓励让奚川迅速振作起来,“我相信自己有能力赚回来”。2004年,奚川看准了一波铜的大行情,从铜价1700美元抓到了2700美元,当中的调整踩的都很准,这波行情给他带来了300%的收益,整体资金盈利到了400万元。

有了这次“过山车”的经历,在接下来几年的交易里,不亏本就成了奚川期货交易的生存法宝。“我胆子很小,心脏受不了这起起伏伏,奚川笑着说,他从不考虑仓位设置多少,而是去想自己能承担多少的风险。他把机械设计中的安全系数引入到投资模型中,假设底线是不亏到本金的20%,那就把安全系数取两倍,按照10%来控制风险。万一亏到10%,那就就照5%做。“这样做,底线就不容易被击穿”奚川响喃,“就像在《专业投机原理》里面说的:‘我从不执着于孤注一掷的机会,首先保证本金安全,然后寻找一些稳定盈利的套利机会,再以一部分盈利去做较有风险的投资……最后赚大钱的机会还是会来,这一切并不是巧合。’钱是赚不完的,但是输得完”。

奚川的精准、谨慎投资交易原则换回了长足的回报。到2008年,这笔投资已高达7000余万,他也形成了自己独到的“包式分析法”,包括:了解权威机构的观点;不要相信太远的预期;预期的转变也有趋势,而且很少有振荡;理清因果关系等等。他不相信所谓专家的技术分析,但还看技术分析,因为市场上总有很多人相信它,看这个就能研究其他对手的思路。

从170万到7000万,很多人将奚川视作膜拜偶像,对期货市场充满向往,甚至觉得那是实现财富神话的最佳场所。每每这时,他都要提醒,“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投资者所取得的成绩都是付出了大量的时间与汗水。在控制好风险以后,能否盈利只取决于是否能够超越市场的平均水平”,奚川坦诚的说,“过去,我比较早地研究基本面,水平领先于这个市场。现在大家都重视基本面研究了,我也没什么优势,泯然众人,但不亏损还是可以做到的。要牢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是过气网红包不同”

打开“包不同”的知乎主页,500多次的撰文回答,近万名的粉丝关注,超过20000次的回答点赞,伴随着“偶是个很厉害的分析师哦”的可爱签名,充满了对政治、经济、哲学等领域的深刻评论。

如果不亲身接触,人们很难将他与自称“语文不太好”的奚川联系起来。

奚川说,网名“包不同”是2000年起的,大概当时潜意识里就觉得自己是个杠精。好似金庸笔下的“包不同”,喊着“非也非也”的口头禅,他在网络平台上发现与自己观点相驳时,总愿意针锋相对,与网友“互”,甚至吵上热搜。

2008年至2009年次贷危机发生期间,凭借着“前面一把多头赚到钱,后面一把空头赚到钱”的事迹,“包不同”成了那时的媒体宠儿,电视和网络专栏的分析评论邀约纷至沓来,“包不同”的分析也成了各方议论的焦点,称赞者有之,反对者有之,不屑一顾者亦有之。

回顾那一段经历,奚川用小说《围城》里方鸿渐的“出国留学”的情节比喻,“出名好比出牛痘,以后看到名人就不怕他们,有免疫力了。我本来也不喜欢出名,还是喜欢做杠精。”奚川笑呵呵道。

网络上,包不同舌战群儒,生活里,奚川低调羞极。

奚川的投资基金从未公开向社会募集,从最初几个亲密好友到后来七大姑八大姨都慢慢加入进来,是非常纯正的“私募”。到了2017年,感觉自己赚不到什么钱了,就把基金解散清退,自己留点小钱“做着解闷”。奚川总说,他从没想过要创业,自己只是学自己喜欢学的知识,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自然而然的,所学和所做就能联系起来,做到学有所用。

奚川说,在网上,他常以大工毕业的理工男自居,但他是个“学渣”,职业生涯中受母校光环加成更多一些。虽然国外有乔布斯、盖茨这样著名的辍学生,但在中国不同,大学对人生的影响巨大,“我爱大工,我爱机械学院的老师”。奚川这么说,也这么做,用实际行动回报母校。2012年起,他连续八年在我校机械学院设立奖学金,奖励那些在专业领域有建树的优秀大学生,累计捐赠已达96万元。他没有使用自己的名字,而是用了一个优美的“晨怡”来命名这个奖学金。“晨怡”是他妻子的名字,他用小细节表达着理工男的浪漫。

“我确信唯一让我一路走下来的是我对自己所做事情的热爱。你必须去找你热爱的东西,对工作如此,对你的爱人也是这样的。工作会占据你生命中很大的一部分,你只有相信自己做的是伟大的工作,你才能怡然自得。如果你还没有找到,那么就继续找,不要停。全心全意地找,当你找到时,你会知道的。就像任何真诚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越来越紧密。”这是2005年6月4日,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经典演讲,题目是《必须找到你所爱的》。

诚如奚川,一直在追寻所爱。

希川2.jpg

【校友档案】

奚川,期货投资分析师。1988年-1992年,本科就读于我校起重运输与工程机械专业。先后从事企业生产管理、机构投资、进出口贸易、大宗商品贸易(主要为有色金属)、期货公司分析师等工作。1995年始进入有色金属的现货领域,曾任上海万向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部经理,上海万向进出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1998年起涉足期货市场,先后担任上海万向投资有限公司金属部经理,上海中财期货公司、上海南都期货公司金属分析师,华安期货责任有限公司分析师等。2012年起,连续八年在我校设立“晨怡奖学金”,捐赠累计达96万元。

编辑:秦博昱
最新更新

【校友年度人物】李云贵:我国...
精彩视频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