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工史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一线风采 >> 大工史苑 >> 正文

【风华六十载征文大赛】大工风景

时间:2009-06-03   作者:single   


不知不觉,在大工已经度过了快两年的时光。还记得刚开学的时候,听到学校最多的就是“这里是读书做学问的好地方”。的确,大工有着优良的师资,扎实的硬件设施,这也使得大工优良的学风闻名全国。但是我现在想说点这些以外的故事,让我们把目光移开,转向可爱的花草树木与春夏秋冬。现在就和我一起,来看看我们那朝气蓬勃的校园。

大工的生活,从夏末开始。那时侯在烈日的炽热下军训的我们,第一次感受着这里最初也是最后的墨绿。说是最初,是因为我们刚刚踏入这陌生的校园,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说是最末,是绿色的夏天已经接近尾声了。偶尔坐在草坪的台阶上休息,背后会冷不丁的被浇草坪的喷头喷上水。尖叫着闪开,溅起的一串水花,伴着女生们银铃落地般的笑声,这情景与绿油油的草地配起来是那么和谐。大工的生机与活力就像这水花,在阳光中闪闪发光。

中秋节的那天晚上,学生们都聚集在音乐喷泉下。喷涌的喷泉,尽管没有音乐,却有五光十色的彩灯。瑰丽当前,音乐就由我们自己创造吧。我们就这样吃着月饼,望着喷泉,听着水声,嘴里也哼出了愉快的音符。彩灯映照着,把躲在云朵后面的月亮的唤了出来,她好像也感受到了我们的幸福,于是也耐不住寂寞,探出头来凑个热闹。天空下笑声,水声,歌声渐次放大,回荡在我心上,就像水里的朦胧映着天上的皎洁,亦真亦幻,飘出幸福和谐的图画。

还未等留恋完夏日的酣畅淋漓,转眼秋天就迎风而来。三舍门前的银杏叶子,金黄已染满了半树,微风里轻轻颤抖着,像是听谁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禁不住要乐出声来。建馆前面的那片草地也被银杏叶盖上了毯子,一片金黄的世界。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看完峰岚杯回来,和一大帮同学走在西山一条街上,被爆米花的香气吸引住了,于是一下子买了七八袋,从六舍门前取道回寝。六舍前面的梧桐树,叶子已掉了大半,像地毯一样铺满了整条路。爆米花散着香甜的气味,捂在手上也热乎乎的,我们吃着脆脆的爆米花,脚下踩着吱吱作响的叶子,一路嬉笑着。能听到吗?脚下幸福的声音……

雪,北方特有的关于冬的痕迹。还记得去年冬天的雪,雪后的校园很热闹。那些南方来的同学把手轻轻的插进雪里感受这异域的精灵,而在北方长大的我们很快就进入了雪的怀抱里,开始玩闹起来。平安夜那天下了一场非常大的雪。我上晚自习回来,一路上头上都有雪球呼啸而过。有两个学院的男生雪仗打的不亦乐乎。女生则温柔的多,只是悄悄撒一把在别人身上,然后连忙跑开,有时尖叫声倒比男生那边的雪球还要多。还有使坏的,偷偷往别人的脖颈里塞上一把,结果还没等转身就被报复了。一场雪,让我们都变回了小孩子,无忧无虑的孩子。

12月31日,2007年的最后一晚,西山一条街上到处都挂着彩灯,充满了过节的气息,桥上,树上,头上。我和同学们结伴走来,一边感受着光与影的奇妙的世界,一边合影留念。我们漫步在小路上,天空下起了星点小雪,快门一响,彩灯,雪花与笑脸一同定格,珍藏在我们美好的记忆里。

第一学期的期末,忙着往返于食堂与图书馆之间,于是更多的关注停留在西门旁边的那片小林子。那里实在是个很讨喜的地方。有石桌石凳,有通幽曲径,有各种树,还有草坪。虽说是冬天,但是仍能感觉得到覆盖在雪下面厚积薄发的生命力。有时走在铺着厚厚雪的小路上,就会从心底突然萌生出一种厚重的的责任感。

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不知树上那些绿色是什么时候钻出来的,只觉得意识到的时候,“改革春风”已经吹满地了。四月的校园是最可爱的,成熟的绿是隔冬的松柏,嫩嫩的黄是才开的迎春,草地上几点零星紫色的野花,桃花恰似一片片粉色的云朵,还有那大朵纯洁白色的玉兰。当时最喜欢一馆和二馆门口的玉兰,白的那么纯净,香味袭人,挂在树上像一个个跳动的精灵。我总是喜欢到处查看各种植物挂着的铭牌,什么“辛夷”,什么“冬青”,每发现一个奇怪的名字就兴奋不已,仿佛发现了什么宝贝。一馆前面的紫荆,旁边的樱花,后面的丁香都是我新的玩伴。材料馆旁边的花开的最早,船舶前面也有一树的花,我拿着相机兴冲冲的去拍照。去年清明节那两天天气正好,我跑到南门那条种满水杉的路上,耳朵里听着纯音乐,在人烟稀少的路上一个人静静的走。不远处就是繁华的车道,喧嚣闹市,但这里面完全是另一种世界。走在林荫道上,我用手一边感受老树的沧桑,一边用眼感受草地的活力,空气中飘来花朵的清香,耳边是鸟儿叽喳的歌声,这样即使是一个人独行也不会觉得孤单,只是感觉五官不够用,不能完全与大自然融合。至于西门旁边那篇小林子就更美了。一片片的樱花,风一吹,粉色的花瓣簌簌落下,像下了一场粉色的雨。樱花旁边还有几棵合欢,顶着一朵朵毛茸茸小伞似的花朵,让人欢喜得很。最奇巧的要数机械系楼对面的那棵樱花。开了一树花朵,粉嘟嘟地像个调皮的孩子,蹦着跳着把满头发卡洒了一地,却让人舍不得责备,只是充满了恋爱和疼惜。综合楼两边的草坪里到处都是那种不知名的野花,如满天繁星一般点缀在草坪里,有一种跃动的美感。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晚,草还没有绿,花已经开了。不免有些单调。一场春雨过后,满地的花瓣招来无限伤感。可是那残花下面,冒芽的小草正探出头来——生命,就是这样代代相传。

如果秋天是黄,冬天是白,春天是炫彩色,那么夏天就是油绿的。大工的绿是两层夹杂的天地。上面一层是树,下面一层是草。材料馆旁边的那片草地和建馆前面那片草地是两处胜景。那草依地势而长,地势有起有伏,像微缩的蒙古草原一样,微风浮动,绿波荡漾,如果有蒙古长调,美得我直想跳舞。材料馆那里还有小路石阶,走在上面很有自然气息。建馆那里的梧桐树的茂盛程度可以用下雨天不打伞在下面走都不会淋湿来形容。草坪加上草原上没有的大树,简直是草原和森林的结合体。虽然说是微缩版,但也美妙极了。难怪毕业生们都选择在这里合影留念。

还有好多,音乐喷泉周围有长成麻花状的小树,有名字叫做“三球悬铃木”的奇怪的大树,图书馆小路上上演“无心插柳”的戏码,工程训练中心后院里有貌似樱桃树之类的树种在天井里,中心机房花坛里有无名的小花,八角楼前和宿舍前的花坛里有开着大工随处可见的黄色和紫色的鸢尾,在地砖缝里都能开出的野花,好多宿舍前都长着的三叶草,二馆前面有几株胖嘟嘟的蒲公英,主楼前茂盛无比的月季花,二食堂后面的园子里盛开着芳香的晚香玉和一丛丛的鸡冠花,最先听到春天脚步的迎春,沁园池子里的荷花和金鱼,有些学院系楼门口的“独坐幽篁里”的竹子,综合楼和体育场前一丛丛的丁香,已成参天大树的“加拿大杨”,情人路上茂密的水杉,荒废的静园里屹立的松树,山上礼堂下面的山坡上花点缀着草、草衬托着树的和谐景象,东山一条街上的茂密的大树……还有那不可或缺的喜鹊和猫。喜鹊可是老朋友了,哪里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喳”的一声飞过,看到镶白边的翅膀和尾巴,没有了喜鹊,再多的树也少了那么一点灵动之气。还有野猫,游弋于校园各处的精灵。有一段时间我还心血来潮给猫咪起名字,后来因为数量太多分不清哪只是哪只只好做罢。

大工校园里随时上演着“人与自然”的情景剧。在我们去上课,去自习,去吃饭的路上,不妨暂停住匆匆的脚步,抬起头来,看看我们活泼可爱的校园,看看我们可爱的花草树木与春夏秋冬。相信除了严谨治学的态度,也会多了一份轻松与愉快在记忆中。(机械学院 张卉梓)

编辑:姜雪 学生记者 张本镔   
最新更新

最美青春献祖国——从朝鲜战场...
精彩视频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