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借据几段真情

2021年05月26日 11:05  来源:


1996年春天,湖南省汝城县延寿瑶族乡官亨村村民胡运海正准备在老房里垒一个新灶台。把厨房清出一片空地后,他突然发现墙壁上似乎有个洞,里面隐约还藏着东西。用手一掏,竟掏出来一个已锈成黑色的铁盒,里面还装着张小心卷好的毛边纸。展开一看,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借据

今借到胡四德伯伯稻谷壹佰零伍担牲猪参头重量伍佰零参斤,鸡壹拾贰只重量肆拾贰斤。此据

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

具借人叶祖令(印章)

胡四德是谁?他是胡运海的爷爷,也是当年村里有名望的老人,已经去世多年。那么这位在借条上亲切地喊胡四德为伯伯的叶祖令,又是谁呢?现在又在哪里?

村干部将情况上报,同时给从中央到省市的各个部门去信。不久,便收到了回音:“据实,写借据的叶祖令同志系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司务长,于1934年12月在长征路上作战时英勇牺,时年28岁……

62年前的往事,逐渐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穿越时空的承诺

1934年11月,红军长征先遣部队到达延寿。村民们不知道这是一支什么队伍,就按照过去对待过境军阀部队的办法,赶着六畜,担着稻谷,举家躲到了深山。

可这一次,瑶民们发现,红军部队只在祠堂、村学旁搭棚子打地铺,不进农户家借宿,更不动屋内的一桌一凳。一直偷偷观察着红军的胡四德还发现,红军部队其实早已缺粮严重,有的战士已经几天几夜没吃什么像样的东西。

这时候,东躲西藏的村民陆续回到瑶寨里。在胡四德的提议下,全村合计了一下自己的口粮,匀出了105担稻谷、3头生猪、12只鸡,由村里的青壮年挑着赶着,送到了红军的指挥部。

正当红军在延寿境内边休整,边向文明、宜章挺进之际,蒋介石又派粤军陈济棠部尾追至延寿的简家桥、中洞、九如、桑坪一带,三面夹击红军后勤部队。“这时,红军最担心的是老百姓,忙指挥群众走小路到山上一躲,而红军后勤部队大批辎重却拥塞于山间小道上。不一会儿,天下起倾盆大雨,山道坑坑洼洼,行军非常迟缓。红五军团后卫第三十四师接到命令拼死阻敌。”汝城县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何艳云介绍说。

在此后激烈的战斗中,瑶民们再次站了出来,给红军当向导,做担架,抬伤兵。经过三天三夜血战,后卫师终于以巨大的代价掩护了辎重队伍顺利通过延寿。临别之际,红三军团司务长叶祖令找到了胡四德,他表示,之前支援红军的粮米,红军一定会还。但眼下红军遇到困难,只好先打下欠条,等革命胜利后,再请乡亲们找人民的政府兑现。

这样的深情,瑶乡人民记在心里。在还乡团“清算”的日子里,胡四德也一直没交出这张珍贵的借条,而是藏在了自家厨房的墙壁里,连儿女都没有透露一个字。

“共产党和红军,就是哪怕自己只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来半条分给老百姓的队伍。著名的半条被子的故事发生地,就在这张借据所在地不远处的沙洲村。瑶民从一开始的警惕红军、躲避红军,到后来信任红军、帮助红军。这样的故事,在我们汝城数不胜数。”何艳云说。

如今,借据的意义,在村民们的接续守护和奉献中,有了更为丰富的内涵。感动着大家的,不仅是红军与瑶民的军民鱼水情的当年情,更有村民感党恩、跟党走的今日事。

找到这张借条时的胡运海,没结过婚,上无父母,下无子女,是个孤寡老人,日子过得很是清苦。有文物商人闻讯赶来,提出可以出好几千元,收购这张借条。“那时候在我们这里,几千块是很多人一年的工资,够农村人种稻子种好几年,但是胡运海还是不为所动。”胡运海的族弟,当时担任村干部,如今是村支部书记的胡丙灯说。

借条被发现后,当地政府很快兑现当年的承诺。1997年5月,当地民政和武装部按照借条中所列物资的现价,向胡运海归还15万元。在村里胡氏宗祠,当地召开了隆重的借条兑现仪式。在这个当年村民为红军筹粮的祠堂,胡运海又一次展现了瑶家人的赤子之心,他提出要把这笔钱,捐给村里的学校。

在至今依然留存的一段影像资料中,身材瘦削,头发灰白的胡运海所说的话,朴素而深情:“没想到这么多年了,60年多了,还兑了现……所以我要捐款啊,把学校建好啊,培养人才啊。”“他对村干部说,当时红军是借的全村人的粮食,他的爷爷只是一个代表。自己虽然没有子女,但是希望村里的孩子能好好上学。”胡丙灯说,当时村里的小学校条件很差,孩子们读书环境不好。胡运海最后自己只留下了1000多元,剩下的全部捐给了学校修整校舍。

又是20多年过去了,这所村小已经改为幼儿园。从旁路过,不时有阵阵欢笑声从中传出。

2006年,胡运海去世,因为没有继承人,发现借条的老房子,如今归村里所有。按照他生前的意愿,村里将他家的房子修缮保护,改造成了“一张借据的承诺”陈列馆。胡丙灯说,为了更好地传扬这个感人的故事,村里不仅十几年如一日保护老房子,还先后培养了4名村民解说员,把这段故事代代相传、传遍全国。“这几年来,前来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今天上午,我刚接待了4批游客。红军留下的遗产,现在又成了我们发展红色旅游的宝贵财富。”

改变命运的奋斗

借一还,一捐一护;一张借据,几段真情。然而在故事的发生地官亨村,长期以来,贫困依旧是困扰当地群众千年的难题。延寿瑶族乡官亨瑶族村位于汝城西南部,由原官亨、中坪和温坪三个村于2016年合并而成,全村总面积1166平方公里,有建档立卡贫困户127户458人。“一是地处偏远,自然条件太差,几年前,不少群众的居住条件都成问题。二是缺乏致富产业,农产品出不去,外面的资源进不来。贫困发生率一度超过20%。”胡丙灯说。

近年来,官亨村以组织力提升为重点,以产业培育为主线,以基础建设为支撑,不断强化党建引领,助力脱贫攻坚,走出了一条基层党建与村级经济发展有效融合的路子。

“红军在官亨村停留时间不久,但是深入群众、服务群众的事情做了很多,也因此得到了群众全力无私的支援。这种宝贵的遗产,也是我们今天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巨大动力。”胡丙灯说。

近年来,官亨村“两委”带头人积极执行党务、村务公开制度,增加工作透明度,消除合并村之间的隔阂和疑虑,赢得了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进一步优化村级班子结构,将一批能力突出、履职尽责、敢于担当的优秀人才充实到支部和村委班子当中。建强组织,带好队伍,村里的发展也迎来了新契机。

“易地搬迁日久他乡是故乡,精准扶贫来年全面奔小康。”在官亨村易地扶贫安置点,一副对联道出了易地扶贫搬迁群众的新生活。

“城乡公交从家门口过,自来水拧开随时就有,再也不用担心手机没信号了,小孩子走几步就到学校。”搬迁户胡双贱说,自己过去住在离集镇几十公里的山上,就好像是与世隔绝,出一趟门就要一天,“真的感觉跟不上时代了”。如今搬出深山,教育、卫生、社保等部门开辟绿色通道,为搬迁户提供就近就学、就医等服务。

“如何真正让搬迁户在‘搬得出’之后,还能‘稳得住’、‘能致富’,就业是根本性的问题。等搬迁户搬新家的喜悦逐渐消退,很快就会面临找工作的问题。”胡丙灯说,官亨村“两委”干部和扶贫工作队主动走出去,通过“引老乡、回家乡、建故乡”的方法,引进了几家小型加工企业。在新引进的浩佳皮具厂,一个专门的就业扶贫车间里,工人们正在工作台上忙碌。“车间虽然小,但是收入稳定劳动强度合适,最重要的是能就近照顾家里。”胡双贱说。胡丙灯介绍,搬迁安置群众如今户户都有人就近就业。

在脱贫攻坚中,官亨村把改善水电路讯房等基础设施作为重点问题来抓,通过集体商议明确了光伏发电、危旧房改造、通组公路、农村安全饮水等一系列重点民生项目,光伏电站成功安装并网发电,中坪、温坪片区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全面竣工,实现15个村组通组公路全覆盖,35户本村易地搬迁、58户危旧房改造全部完成入住。村级文化广场、路灯工程、绿化工程等设施基本完善,开辟民俗历史和文化宣传长廊1380米,乡村面貌焕然一新,人居环境得到极大改善。

因地制宜制定产业发展规划,村里一方面以龙头企业、农业合作社为依托,探索“公司+基地+农户”模式,大力推进200亩金银花连片产业基地建设,吸收群众78户230人加入产业合作组织。在产业大户的示范带动下,全村累计发放奖补资金56万元,覆盖贫困群众105户,带动295人实现产业增收。另一方面,通过流转土地,聘请贫困劳动引进、培育全乡最大就业扶贫车间落户易地搬迁安置点,带动全村63户搬迁安置群众足不出户圆了“就业梦”,目前全村共培育就业扶贫车间3家,解决就业128人。

红军的足迹,同样成为发展文旅产业的最大资源宝藏。当地用好用活红色文化资源,讲好“红军借据”故事,大力推进中央红军突破第二道封锁线青石寨核心展示园项目建设,着力建设廉政教育、党性教育基地,打造主题教育特色品牌。“位于官享村的长征国家文化公园青石寨核心展示园,正在紧张建设之中。未来,这里将融入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发展更加不可限量。”何艳云说。

胡丙灯说,发现借条的1996年,村民人均纯收入只有不到1000元。2018年,在改革开放和精准扶贫政策引领下,在红军精神的激励下,570户2050人的官亨村实现脱贫摘帽。2020年,村人均年收入达到1.4万元。

一张借据几段真情

Copyright © 2021 · 大连理工大学版权所有 ·